台商投资区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

米哈游、乐元素申请上市,女性向游戏崛起
分享用户: admin来源:创业邦
发布时间: 2018-01-06

二次元游戏的概念火了之后,打着二次元旗号的产品不断推出,以TAPTAP为例,搜索二次元标签有500个结果,而在APP ANNIE搜索半年内上线的二次元游戏则有600个结果(600为搜索最大值),其中《阴阳师》等热门游戏的跟风之作无数。

就在米哈游靠月流水过亿的《崩坏3》申请上市,乐元素《偶像梦幻祭》月流水5000万的同时,还有大量的劣质游戏在国区畅销榜只能排到500名甚至1000名开外,

三文娱盘点了部分二次元游戏的表现情况,可以从它们在畅销榜上的最高排名(即表中排名一栏)、在TAPTAP上的安装人数及评价数三个维度来看看这些游戏的成绩如何。

观察这些数据后,我们发现二次元游戏市场在过去一年呈现出以下几个特征: (大家也可以对比 三文娱去年的分析 ,看看今年的市场具体发生了哪些变化)

数量庞大精品少,IP游戏扑街多

与2016年一样,去年的二次元游戏市场依然繁荣,但是仍旧有高同质化的趋势,大量的类《阴阳师》和风妖怪(或稍加改造的国风妖怪)卡牌游戏,类《舰队Collection》的军舰拟人游戏数不胜数。

游戏厂商们也仍然在争相购买各类动漫IP,但是这些游戏常常空有IP的壳,借着原著热度火了一把之后就销声匿迹。

例如《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上线一周取得畅销榜第7位后,现在通常在300-400名徘徊;去年最火的动画剧集之一《全职高手》改编的游戏就更惨了,上线不到一个月已经跌到了700名以后,可见IP真的不是万能钥匙。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畅销排名数据

《全职高手》畅销排名数据

尽管跟风游戏繁多,IP游戏频频扑街,不过精品游戏的总数量也有所增长,而且头部游戏的吸金能力都更强了:

靠《崩坏3》过亿月流水、《崩坏》系列总收入12亿,米哈游已经提交了上市申请;月流水5000万的《偶像梦幻祭》厂商乐元素,同样向上交所提交了IPO;还有B站代理的《碧蓝航线》,成为第一款登上日本畅销榜第一位的国产手游。

二次元游戏≠卡牌,女性向游戏崛起

许多二次元用户或许早就习惯了抽抽抽,卡牌游戏的确是二次元游戏中最为流行的一种,不过比起2016年卡牌游戏占据了大半江山,2017年有了更多的新游戏类型(和去年一样,现在的游戏往往融合了多种游戏元素,比如卡牌+模拟经营玩法,这里我们将游戏的主要玩法定义为该游戏的类型,各类比例仅供大家参考)。

这些二次元游戏的核心玩法和特色也各有不同,例如《恋与制作人》是恋爱养成,《梦间集》是战棋,以《料理次元》、《食之契约》为代表的美食拟人游戏也开始流行。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上线了一批女性向游戏,包括前面提到的《恋与制作人》、《偶像梦幻祭》、《梦间集》以及引进代理的《刀剑乱舞》等,这些游戏玩法相对而言偏向休闲轻松,而且在美术和声优方面都有较大投入,精美的角色立绘和一口男神音都是女性玩家氪金的重要原因。

去年末新上线的《恋与制作人》就收割了一大片少女心,有非官方消息称游戏的月流水预计可能破亿。这类不含战斗元素的恋爱养成游戏成本相对而言较低,比起大厂大作,这类游戏更依赖角色塑造、剧情设计等创作本身,非常适合创业公司,可以预见,未来大概还会有不少类似产品上线。

过去的舰娘类以及军械器材拟人二次元游戏,都是在以男性用户为主要目标,游戏角色多为大胸长腿的女性,还常常在标题或简介中加上后宫、爆衣、推倒萌妹子等用词。

现在的厂商则更加重视女性用户了,这一点正好与去年的总裁漫霸榜付费排行相契合,女性用户付费意愿强、留存率高,而且通常有着强烈的传播欲望。

特别是在配音方面,此前厂商以代理日本二次元游戏为主,哪怕是自研游戏也多数邀请了日本声优配音,但去年可以明显看到不少二次元游戏中出现了中文配音,国产声优的表现受到了更多用户的认可。三文娱马上会与《恋与制作人》厂商对女性向游戏做一次探讨,欢迎大家关注。

还有个有趣的现象是,去年网易上线了音乐游戏《初音速》,腾讯代理了掌趣开发的《初音未来:梦幻歌姬》,还有《神无月》、《料理次元》等游戏联动洛天依,这两位虚拟偶像似乎从去年开始格外受游戏厂商的青睐。

联动也是一种游戏找回用户的重要方式,《阴阳师》在去年陆续与《滑头鬼之孙》、《怪化猫》做的两次联动,都拉了不少脱坑玩家回来氪金。

大厂纷纷布局,传统手游也在进军二次元

多家上市公司和老牌厂商都在二次元游戏领域有所布局,腾讯有《蔚蓝战争》、《火影忍者》等原创或日本动漫 IP 改编游戏,网易继《阴阳师》后又推出《永远的 7 日之都》、《魔法禁书目录》等产品,完美世界上线《梦间集》,游族代理《刀剑乱舞》,还有奥飞的《航海王激战》,掌趣的《镇魂街:对决》等等。

但是这些厂商在二次元游戏领域的表现却并不是和过去一样所向披靡,除了网易的《阴阳师》,其他厂商自研或代理的游戏都未成现象级。

这些大玩家在二次元领域都还是新手,二次元游戏也远远不到收割的时期,所以或许就如三文娱举办的二次元未来峰会上有嘉宾提到过的:“创业公司对抗大厂商的方式,就是在细分领域迅速扎根并且足够深,让他们无法在短期之内超越。”

此外,随着二次元游戏概念的兴起,不少传统手游开始尝试针对二次元用户做营销。腾讯互动娱乐创意设计总监李若凡,就曾在三文娱举办的二次元峰会上分享《王者荣耀》的营销经验。

他提到,《王者荣耀》非常重视同人作者的运营,已经陆续与这些作者合作了漫画、动画、衍生品等,并且通过对《王者荣耀》世界观和角色设定的不断深入来为同人作者提供二次创作的素材。

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也曾告诉三文娱,《龙之谷》手游作为一款非二次元游戏的产品,尝试了洛天依演唱主题曲、游戏里有洛天依时装、在AB站上投放MMD、宅舞等二次元领域的营销方式,拓展游戏的潜在用户和补充市场。

还有《枪神纪》、《欢乐斗地主》等和二次元用户重合度极低的游戏,都在计划或已推出漫画和动画,至于这些开发是真的收获了新的用户群体,还是让路人感叹一句“什么鬼”之后就抛在脑后,这个问题就见仁见智了。

《斗地主少女》 美女荷官在线发牌

有人说二次元游戏更注重肝而不是氪,平衡性非常重要;有人说应该比普通游戏更注重设计美感和日式美感;有人说它们的角色更丰满,更适合衍生创作。

2017 年的“二次元游戏”概念就像几年前的“IP”概念一样火热,只是IP作品已经积累了那么多失败经验,大量二次元游戏却仍然在换皮、盗版、卖肉的路上乐此不疲,可除了赛璐璐画风和日本声优,二次元游戏还剩下什么?


1148 标签 资讯 收藏
未知

热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