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投资区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

电商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要黄?(上篇)
分享用户: admin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02

2018年到2019年的这个跨年夜,有人在狂欢,有人在许愿。前一年没有实现的愿望,还等待着来年能够有所收获。


但对于有一部分人来说,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元旦节。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在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许多人的职业生涯也在这一刻迎来转折点。


五年代购的未来,路不断


12月1日,北京时间6点30分,小团拉着两个28寸的空箱子和一包装有洗漱用品的行李出发前往机场,这是她2018年最后一次飞往韩国的代购行程。


时差一小时,飞行三个半小时,小团落地首尔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但她顾不上吃一口东西,就立刻去免税店排队。“这是12月的第一天,许多东西还有名额,不快点去抢的话,一会儿就肯定没有了。”这是小团做代购五年得出的经验之谈。


走到免税店门口,SK-Ⅱ、雅诗兰黛等热门的品牌面前已经排起了长龙。小团看着拐了几个弯的长队叹了口气,径直走到队伍最前面,找到熟悉的柜姐。


“亲爱的,之前让你帮我留的货呢?”


“不好意思哈,亲爱的,每个人都想让我帮忙留,但实在是留不住呀。现在管得很严的,都只能拿号排队来买”。


柜姐的回复让小团很生气,“我跟她打了几年的交道了,不知道帮她做了多少业绩,现在说不帮就不帮了。”但发完脾气,终归要回到现实。小团没办法,还是回到了队伍的末端。


一个柜台平均要花上40分钟来排队,等到晚上10点,小团才终于结束了在免税店的“战斗”。坐上出租,小团没有直接回酒店休息,而是去东大门批发市场做直播。路上,她一手拿着手机发朋友圈、回复微信,另一手拿着随意在路边买的米肠。


到了东大门,小团走到一家卖服装和饰品的店铺,拿出另一部手机和一台支架,打开了直播。白天她代购美妆产品,晚上她又做起了东大门服装代购的模特。而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年了。


五年前,小团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做设计,一次公派赴美学习的机会让她看到了代购的商机。随后因为种种原因,小团离开了公司,也离开了北京,做起了专职代购。小团的老公每个月工资九千元左右,全部用于交纳房贷和水电费。而家里的所有开支,包括女儿的奶粉钱,都靠小团代购的收入支撑。


小团是个开朗的人,生活的压力并不会让她太难受,她反而能从中找到乐趣。但《电商法》的到来,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具体的细则是怎样的,但我现在的方式肯定是行不通了。”小团无奈地说到。


她也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她给自己设想过很多条路。如果代购做不下去,她打算筹一笔钱来做品牌代理;也打算应聘企业,重新捡起设计的工作。总之,她对2019年没那么悲观。




455 标签 创业 行业动态 收藏
未知

热门评论0